中文 | English

自造X教育週系列報導:日本和香港自造者運動現況直擊

文/陳妤寧

20160506_143323

自造X教育週來到第二天,5月6日「國際自造教育經驗分享」短講邀請到日本 FabLab Hamamatsu(Fablab 濱松)創辦人竹村真人、和香港 Makerbay Makerspace 營運長 Fiona Ching,分別分享了日本 Fablab 以及香港 Maker 教育的發展經驗。而其中某些瓶頸,或許也是台灣自造運動同時正在面臨的挑戰。

未命名3

左起為香港 Makerbay Makerspace 營運長 Fiona Ching、日本 FabLab Hamamatsu 創辦人竹村真人

日本 Maker 現況:漸漸失去地方政府支援

濱松是一個位於日本中部靜岡縣的都市,「位在西邊的大阪和東邊的東京的中間。」日本 Fablab 濱松的竹村真人為在場的臺灣聽眾親切解釋,身為一個小工業區,濱松是 YAMAHA、SUZUKI、HONDA 等大企業的設廠甚至創業之土。

竹村真人分享了日本各地 Fablab 的發展限制:一是許多 Fablab 只會獲得在地政府 2~3 年的資助,因此在 2014 年日本自造者活動最顛峰的時刻過去之後,許多據點面臨了經營上的挑戰;二則是相較於擁有 Fablab 群聚效益的紐約和舊金山,日本的 Fablab 則是分散於日本國土四處,單點的規模雖大但是整體數量少了許多。

20160506_095704-1024x768

美國、日本、和臺灣在自造者運動時間軸上的興衰起伏

以自造者活動的數量來看,美國從 2012 年的高峰後就開始衰減,不過竹村真人解讀為當媒體追風造勢的鋒頭過去之後,留下的會是真正願意長期投入的自造者。他近年再訪美國,感受到「自造者」對於美國而言已經不是一場需要被推動的運動,而是融入在社會氛圍中隨處可見的自然共識。

面對自造者的未來趨勢,竹村真人認為是連結生物技術的 Bio Fablab,他們的期待是透過 Fablab 的社群網絡和自由精神,使長期被束於高塔的生物科技能夠被「民主化」,然而除了需要政府鬆綁法規,也還有與生命倫理相關的爭議沒有達成共識。(延伸閱讀:生物製造時代駕到!BIO ACADEMY教你「如何培養出幾乎所有東西」

20160506_095735-1024x768

現場懂日文的熱心聽眾也來幫忙日本 Fablab 濱松的竹村真人更詳細地回答聽眾問題

香港 Maker 經驗:自造教育要能挖掘自我同時改善世界

香港 Makerbay Makerspace 營運長 Fiona Ching,強調 Makerbay 的營運著重在讓被受限在亞洲傳統教育中的學生能夠在 Maker 的自由環境之中挖掘自己的熱情。

「亞洲的教育對於成功只有單一的定義,面對未知時,只強調避險。很多香港年輕人因此對未來感到徬徨。」Fiona 看見了這個問題的痛點。「我有朋友一直抱怨工作不順,我問他怎麼不換工作呢?他說,他也不知道能換什麼工作。」

20160506_103148-1024x768

宛若生產線上工人一般機械工作的香港畢業生?

Makerspace 的環境,最表面的目標是為了解決香港自造者沒有地方工作、實驗、合作的問題。更深入一層來看,「是要讓香港學生能夠在 Makerspace 碰到很多人、實驗很多東西,不需要直接告訴他們事情的結論,他們自己會去發掘。」

Fiona 表示香港的 Maker 運動起步相較於日本臺灣都晚,Makerbay 是在地第一個、也是規模最大的 Makerspace。「還是很多人不知道 Maker 是什麼。」為了不使 Maker 教育被受限在特定場域,Makerbay 積極以 MakerBench(站立工作檯)的設置和學校、辦公室、共同工作空間、社區中心、甚至是難民營合作。現在合作的學校對象以國際學校為主,當地學校即使有興趣,改動課程的主控權與資金來源都不比前者。「Maker 運動不一定要花大錢推動,它不是從上而下的運動、它可以在各種小地方發生。」

「我們取代過去50分鐘的英文課、50分鐘的科學課、50分鐘的藝術課的課表型態,而是在一場實驗之中同時融合不同的元素。」

20160506_100342-1024x768

香港 Makerbay Makerspace 營運長 Fiona Ching,從現有教育的痛點出發談自造教育

「你有因為新科技而更快樂嗎?」無目的的發想和創造固然對教育過程重要,但 Fiona 提出對自造教育的更深反思--「我們真的需要創造出這麼多的東西嗎?」於是 Fiona 帶著學生去海邊一起了解環境問題,而不是關在實驗室裡不知道外面世界發生了什麼事;因此發展出了很多和海洋環境、甚至地震海嘯問題相關的發明,包括淨灘機器等等,也有像是老人輪椅這樣關懷社會的發明。

由於強調讓科技要能改善人類社會與自然環境的處境,Makerbay 和香港當地的難民營合作「REFUTURE」計畫,邀請建築系學生和難民共同製作木頭家具,讓學生能了解難民問題、同時難民也能認識當地人、更有助於他們重返社會。

Fiona 把 Maker 教育定義了三個層次,第一層是基本而具體的 Maker 技術、第二層則是將技術轉換成更深層的抽象能力,包括解決問題、設計思考、批判思考、決策、溝通。第三層是更形而上的 Maker 思維與精神--不停的嘗試、願意冒險、分享合作。

回應到最開頭的「迷茫教育、迷茫就業」的普遍亞洲問題,Fiona 說:「重點不是他們做了什麼工作,而是用什麼『 Mind(思維)』去面對。」

分享到社群

vmaker編輯部

vMaker公用帳號,歡迎各界朋友投稿你的maker故事,不論是個人作品、創客觀點或是創客的經驗分享,我們都十分期待能聽到您的分享。 投稿請至:contact@vmaker.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