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我是老師,我有問題-FabLearn Taiwan 2016 自造教育年會來解惑!(上)

FabLearn 會議(FabLearn Conference)源自於美國史丹佛大學教育學研究院,自2011年開始舉辦,美國、丹麥、澳洲、巴西、日本皆曾經舉辦過。FabLearn會議目的在於藉由工作坊、研討會及論壇等系列活動,讓校園老師、自造者及關心自造教育議題的人有一個分享交流的平台及聚會,一方面加強自造教育者間直接的溝通,促使各所學校、自造者空間交流彼此的教學經驗、營運及技術上的問題,相互學習;同時也藉由工作坊、研討會來討論、分享自造教育議題未來發展的方向及促成更多合作的計畫。為推展自造者運動(Maker Movement),與教師、自造者交流、並增進國人對數位自造與自造教育的認識。

IMG_4509[1]

對亞洲而言,FabLearn 可能聽起來有點陌生,其實它是一個針對助於數位自造教育的會議,目的希望透過交流想法與共同實作,創造機會並展現出數位自造的魅力吸引學生,激發他們成為現在和未來的創新者。自 2013 年全台第一間自造空間 OpenLab. Taipei 開始營運,到今年全台各地無論民間還是校園都開始設立 Fablab 或自造空間,台灣可說是正式進入了「自造教育」(註 1)的年代。但教育不該只是「獨守空閨」,目前六部全台跑透透的行動自造貨櫃 Fab Truck,以及專為雲嘉南及偏鄉地區提供數位服務的行動自造車 Maker Car,而新北市也集結了五所高中職組成新北創客漾並設立創客教室 Maker classroom,這股動手做風氣逐漸向下扎根。

此時此刻,聚焦「教育」的 FabLearn 可說是來的正是時候。

FabLearn 目前已經在美洲、澳洲、歐洲、亞洲(Fablearn Asia 2015 在日本橫濱舉辦)等國家辦過,會議包含論壇、短講及工作坊,透過實作學習數位自造,更是自造教育者的最好觀摩方式。而今年 Fablearn Taiwan 2016 在台南長榮大學熱鬧登場,「到底自造教育是什麼?」「我該怎麼教?」「別人又怎麼做?」一起來解惑吧!

泰國:什麼是自造教育?又該如何教?

「Making 帶給我們什麼?又改變了誰的人生?

首先登場的是 DSIL fablab@school(史丹佛大學 Fablab@School 曼谷分校)主持人 NalinTutiyaphuengprasert Tukta,原本是製片背景的她,毅然決然轉身投入教育,她認為每個自造教育者應該要問自己兩個問題:「為何要讓學生動手做?為何要更改傳統的教室?」對她而言,答案是「因為我們要改變他們的思維和能力」。

未命名

「為何開始重視自造教育?」在面臨金融危機後,泰國開始思考如何重新追上國際腳步,並學會適應改變,「因為生活只會改變得越來越快。」Nalin 決定從改變教育制度開始,他們希望改變的不只是學生,甚至是我們傳統上認為離「學習」較遠的農夫或漁夫。她以巴西漁夫為例子,漁夫因教育程度較低容易造成工作機會降低、生活品質降低,於是教育者捨棄常規的課本,而是用漁夫的語言編寫教材,短短三個月便讓漁夫都具有基本的讀寫能力,「從自己環境學習是最快的方法。」Nalin 認為善用環境和內容才是最好的學習方法。

「學習不該只是單純的記憶動作,我們應該對學習改觀。」

Nalin 在由地方基金會支持下於 2013 成立 DSIL,後來有史丹佛大學加入並成為Fablab@School 曼谷分校,因而改名為「DSIL Fablab@School」。 「什麼對你才有意義?」Nalin 認為比起老師強逼學生接受既有教材,更應該鼓勵學生做東西來呈現已學知識,「騰出空間並不難,難的是該如何找到對的人、正確的教學模式。」考慮到一年級學生還在適應新環境,自造課程從二年級開始,並從最基本的機具操作和技能開始,而非以作品為目標導向,希望能夠支持無經驗但有創作熱情的學生。

IMG_4519[1]

「一個好的老師應該怎麼做?」

「如何提出問題、如何解決問題、如何再學習。」

除了教導學生,支持老師也很重要。「我們目前學的東西和真實世界不同,單一理論或課程已經無法真正解決一個問題。」不只是學生,老師更要學習數位科技,必須學習將不同領域整合成一個專案處理,以及開設跨領域、高階的課程來因應真正的學習需求。「但你要如何確定學生正在學習?」對許多老師來說,這是最想知道的問題,Nalin 認為這個問題應該成為老師不斷嘗試各種非正規學習方式的原因,「試著讓學生反思他做了什麼。」透過小循環(簡單)的學習過程,讓學生慢慢獲得自信後,他自然會去尋求更大循環(複雜)的知識,而這個過程中他便會不斷思考他的學習過程。在最後,她也鼓勵所有肩負起自造教育責任的老師們應該要對自造具有熱情和自信,「當自己成為 Maker 後,才知道如何讓別人也變成 Maker。」

日本:不只是學習,還要和社會有所連結
13318945_1346198622063876_119564893_n

另一位則是 Global STEM Learning Association, Japan 代表理事、同時也是日本謙倉 FabLab 創辦人的 Youka Watanable,她認為應該把 FabLab 當作社會企業來經營,並和大學、市場以及整體經濟產生連結,共同思考如何把大家的能力提升。

目前日本國內共有約 16 間 Fablab,只有 3 間位於大學內,且並非政府主導,而是學生自主成立的空間,空間內聚集了不同科系(甚至有傳統上認為非「實作」類型的科系)的學生,不只是製作東西,舉凡彈鋼琴、讀書會等活動都會發生,而參與的學生只需要保有一顆熱情的心即可。

IMG_4524[1]

而出了校園,在社會風氣拘謹的日本,Fab 的出現則讓成年人得以開始探索,並找回瘋狂與樂趣,也讓教導者和被教導者的界線開始模糊,更加促進多向交流。除了經營自造者空間,Youka 也開始關注自造者教育,謙倉 FabLab 在去年年底舉辦 FabLearn Asia 2015,一起探討 STEM(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and Math Education)在國內教育可實行的方針和對策。

為了因應更多不同的自造需求,日本也發展出不僅止於 Fablab 的自造空間。如果說一般的 Maker space 像是雜貨店,那 Makers’ base 就是超級市場了,以女性時尚、觀光客為主要客群,並聚集木工、金工、陶藝、裁縫等 6 大領域並設置了任何你所需的機具、耗材甚至課程,比較像是專門為文創工作者和新創而生的空間(延伸閱讀:Makers’ Base TOKYO:隱身目黑巷弄中的綜合型共享工房)。

6615901_orig

Makers’ Base TOKYO(照片來源:makezine

而起源於日本東京的 FabCafe 則是結合了咖啡館和 3D 列印機、雷射切割等簡單的數位服務,希望每個人可以在一個輕鬆的氣氛下做自己喜歡的東西,日本的 Maker 將之視為適合發想和交流的場域(延伸閱讀:FabCafe咖啡飄香 ,都會空間中的藝文DIY)。當然,Bio Lab 也是少不了的,將 DNA 當作積木使用的新自造嘗試,不但減輕了生物製造背後所需的昂貴成本(儀器、時間),更讓以往嚴謹、繁複的試驗過程有了更突破限制的想像與創作。(延伸閱讀:生物製造時代駕到!Bio academy教你「如何培養出幾乎所有東西」

註 1:其實自造教育的定義很廣泛,每個人對它的緣起都有自我見解,此處指的是政府正式全面推動的階段。

聽完國際講者的經驗分享,國內又是如何呢?請見:我是老師,我有問題-FabLearn Taiwan 2016 自造教育年會來解惑!(下)

分享到社群

vmaker編輯部

vMaker公用帳號,歡迎各界朋友投稿你的maker故事,不論是個人作品、創客觀點或是創客的經驗分享,我們都十分期待能聽到您的分享。

投稿請至:contact@vmaker.tw